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三千道機》-第二十章 預留退路,氣運在南熱推

三千道機
小說推薦三千道機三千道机
远在一千五百里以外的天水城,郡守府静室,马家老祖缓缓睁开眼来。
凑巧的是,此刻马天诚也正好来到静室外面,正准备来给马家老祖请安,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
“是天诚来了么?”静室里传来马家老祖的声音。
马天诚道:“老祖,天诚正好有事相商!”
马家老祖道:“你进来。”
马天诚推门而入,顺便将门掩上。
马家老祖开门见山道:“三派留在天水城的长老们,昨夜都不辞而别了,对么?”
马天诚道:“正是,我待他们不薄,想不到随着老祖你当日现身后,竟然这是这样的结果,和我预料中的不一样。我本以为三派掌门回去后,必然请来宿老,来天水城与我马家洽谈上北郡的利益,重定分配。”
“你这样做的目的何在?”马家老祖见对方没有立刻回答,他自己已经自问自答道:“我来替你说吧,你是想趁北海关战局还没有明朗之前,想借此使得三派与我马家的关系更加牢固,可惜你没有认清一件事情。”
“何事?”马天诚问道。
马家老祖道:“三派的历史比我马家更加久远,在上北郡这块地盘上,早已经根深蒂固,只不过我马家为官九代,加上你这一代,已经是第十代,这才后来居上,底蕴方才勉强能够与三派齐平,但却远不是三家之敌,你虽贵为侯爷,也不可小瞧了他们。你的野心昭然若揭,然而换作平时,或可凑效,不过眼下只怕过于理想化了点。”
马天诚皱眉道:“理想化么?难道老祖你以为上北郡能乱到何等地步?竟让他们对我失去了信心?”
马家老祖道:“你为官多年,深谙其道。当明白乱局之中,实力为根本,地方之战,朝廷是靠不住的。一旦北海关战事不利,关外野民和妖类,横推直进,到时候你手底下虽有近三百万雄兵,也无用武之地,自保尚且困难,拿什么去保护治下百姓?失去了百姓的拥护,等于放弃了土地,到时候我们就只能拼家底了,真到了那时候,不论输赢,必有厚损!”
马天诚眼神闪了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马家老祖看了马天诚一眼,道:“末世以来,很多强者老去,如我这般逆天续命的人大有人在,修为强过我的也不乏其人。你父亲已经北上,不日就会传回消息,到时候你就该知道,真正的修仙界,战争是何等残酷!此番当断不断,终将自食恶果!”
马天诚道:“我为此彻夜未眠,特来找老祖您求教,三派舍我而去,我该信谁?”
马家老祖道:“在南方。”
“南方?”马天诚吃了一惊,上北郡的南方大猫小猫两三只,怎能倚仗?但这话他没有说出口来。
马家老祖道:“我借用族运和国运修成大法身以来,对气运的把握,已经有颇深的造诣。我无法给你具体的指点,但如今上北郡的气运,已经偏向南方,每过一天都有强烈的变化,看来我上北郡终归是福德不浅,在乱局之中,终究还是出现了可力挽狂澜的奇才,这种人物,注定远远在那左垣帝星之子之上,何况如今的左垣帝星远不成气候,并非我马家的救星。”说到这里,语气一顿,才继续说道:“龟鸣山上,五脏观的千尘道长乃我的师兄,道法高深,远在我之上,你当连夜将马彩凤送走。你则统一指挥,火速调兵,扫平天水城以南的地界,打通古阳关的通道,给百姓一条生路,或可逆转我马家的族运!”
马天诚尚有迟疑,道:“古阳关不过区区数万守关将士,虽有天险可守,亦有城池可屯兵民,但覆巢之下,岂非还是要靠我们马家的强者去守?”
马家老祖道:“天诚啊,你肩负偌大家业,且有皇命在身,三派离你而去,想必已自寻退路,你如不能打出一片地盘,筑起最后一道防线,只怕你我都将在接下来的乱局之中,死无葬身之地了。退一万步来讲,即便那古阳关并无奇才,只要有足够的有生力量,退出上北郡,南下大元州,亦能另起炉灶!”
马天诚道:“正因为天诚有皇命在身,理当为国家分忧,北海关未破,我还未曾损一兵一卒,如何能退?况且我还在筹备粮草,征北大军不日将北上,老祖你所说此事万万使不得!”

马家老祖道:“如果我以祖宗的身份,让你撤军,你撤是不撤?”
马天诚毫不犹豫道:“既然老祖你执意如此,天诚只能分拨给二弟六十万兵马,让马钧从旁协助,他二人都是能征善战之辈。我身为郡守,又蒙陛下大恩,封我为镇北侯,我万万不能如此轻易就抛弃天水城于不顾,当以死报效皇恩。何况我一走,只怕上北郡立刻大乱,别的不说,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邪魔歪道,将会肆无忌惮,残害百姓,屠戮市县。”
“六十万兵马足够了。”马家老祖道:“等马天信和马钧父子扫平南方,你当昭告治下,立刻迁徙百姓,有我带领马家高手,先去太原扫平莽家,为你打下第一座城池。你要始终记得,老夫在古阳关等着你!”
马天诚知道马家老祖这么做,完全是出于对家族的考虑,在为家族谋后路。他身为当代家主,万难忠孝两全,如此而为,也算是他为家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这个时候抽走六十万兵马,等于少了一只臂膀,又带走了二弟马天信和能征善战的侄儿马钧,接下来他又要将马彩凤送到龟鸣山去,天水军只剩他和另一位大侄儿马麟在主持大局,难免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不过,让马天信和马钧离开天水,自然也是为了家族着想,他不能将近亲全部吊死在天水城里,不然自己万一遭遇不测,连累了所有人,那就真的愧对祖宗了。
“你的安危让我很担心,我让姜老弟留下,倘若事不可为,他会带你离开,来古阳关与大家会和,这段期间,姜老弟会寸步不离你左右,希望你好自为之!”马家老祖对马天诚还算满意,这个结局显然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他自然也不会吝啬,将一尊大高手留下,随扈马天诚。那姜老弟名为姜平,乃是灵寂顶峰的高手,和马家老祖都是平级修为,就差没有大法身,是马家老祖那一辈仅存的一位供奉长老,资历高得离谱。
想不到老祖竟让姜老留下随扈自己,马天诚松了口气,对马家老祖下拜,也等于是拜别了。
马家老祖身形一晃,盘坐的身子忽然虚化,消失不见。
该是他出手的时候了,马家老祖近日来,在静室之中也预感风雨欲来,或是他大限将至。他虽然没有去北海关亲临现场,但是,他是上北郡唯一一位借助气运修成大法身的人,他的占卜之法,即便不如李修的三尸法诀,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很可惜,马天诚并没有完全相信他,认为他只是为了给家族留退路,实则不然,在他看来,马家南下已是必行之事,千钧一发,迟误不得。毕竟,扫平南方也是要时间的,就算是他亲自出手,但他意不在只占据城池,而是要打开一条通道,途中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扫平一切障碍,让老百姓能够安全撤离。马家老祖看得比谁都清楚,没有了百姓,就没有了官家什么事了。他马家是靠官起家,怎能舍弃百姓?
天水城右卫营,有马彩凤亲自监督,表兄管贺曾经不服军令,没有实施到位,马彩凤回来后,立刻将管贺直接收押看管,果然被她发现端倪,这表兄居然财迷心窍,与魔道中人为伍。马彩凤雷厉风行,连夜彻查,共捉拿魔修数十人,一番严刑拷打之下,发现这伙魔修乃是从雾隐山而来,目的就是渗透天水军,暗中给士兵服下了大量的魔化药物。马彩凤大怒,下令将这些魔修砍杀,同时命人严格排查士兵,果然,右卫营几乎有上万人都吞噬了魔化药物,这种魔化药物要想清除极难。马彩凤托人去天水城华先生的医馆中请来郎中,此郎中名为张拓,年纪仅仅二十岁,却没有人敢小看他,因为他乃是华先生的高足。华先生云游四海,临行前,特意留下一名弟子,在天水城继续行医,说是日后张拓必有一番官途。
张拓开出药方,军士入城抓好药后,运了满满一马车,回到军营煮了十几锅,医治众军士,立刻凑效。马彩凤惊为天人,聘请他为杏林官,张拓欣然应允。
马彩凤自从回了军营后,众将士立刻找到了主心骨,马彩凤不负众望,在短短数日之内,接连下出几道军令,令周边市府做好防备工作,同时将右卫营的事情传信给她的两位堂兄,大堂兄马麟,二堂兄马钧,主力军万万损失不起。而且马彩凤对魔修一事很上心,她分派出三支万人的队伍,每一支队伍配三百铁骑,配十五名金丹强者随扈,普通士兵人手配上轻型破功弩,这已经是天水军最精良的武装了,朝雾隐县方向前进。三万人,分路进发,为了避人耳目,尽量白天深山扎营,晚上行军,所过村镇,秋毫不犯。很快,一封接着一封的军报传回马彩凤的手里,正是近日来白马湖附近的县镇,惨遭屠戮,四处都在流传一个白袍白发人,大开杀戒,据闻近日就要屠杀到白马县。
马彩凤这才知道,天水军的情报网果然瘫痪了,恐怕连他父亲手里掌握的情报网也是如此。敌人隐藏在暗处,来势汹汹,事态已经非常严峻,马彩凤决定在今日将此事上报给马天诚。这时候的马彩凤,才不愧为巾帼女将,是一名杰出的统帅,她仿佛已经忘记了当初李修对她的忠告,她回到军营后,忙得不可开交,小腹有着李修的七莲生盘镇压,并没有发生任何异样,也的确让她忙得忘记了这回事。
马家老祖远远地望着右卫营,观察着军营上空的气流,散发着一股磅礴的军旅之气,观军队之气象,而能观统军之人的气度,马家老祖略显犹豫了。他担心马天诚优柔寡断,故而亲自来此,要将马彩凤带离此地,此女乃是不可多得的帅才,还在马天信的那两个儿子之上啊,将她送去龟鸣山,的确有些可惜。但是此女若不走,则是个祸胎,这让马家老祖也迟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