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朕》-704【苦哈哈的荷蘭陸軍】分享

朕
小說推薦
马六甲城堡,真名叫圣地亚哥堡。
但圣地亚哥堡太多了,葡萄牙和西班牙两国,在全世界建了一大堆圣地亚哥堡。澳门那座叫圣地亚哥堡,马尼拉那座叫圣地亚哥堡,马六甲这座还叫圣地亚哥堡。
中心城堡依山而建,其中最高的碉楼,距离海面30多米高。堡垒墙厚3米,实际墙高5米左右。
faintendimento
这里还有城防炮,但很诡异的是,大炮是半固定安放的,炮口一直对着城区方向,并不用来防御海上的敌人。
因为在葡萄牙人建造城堡时,认为敌人不会来自海上,而是来自马六甲苏丹的陆军,以及城内外可能造反的汉人和土著。
城堡另外两座炮塔,一座炮塔相对完好,另一座炮塔被摧毁。那是荷兰人摧毁的,到现在都还没修复,荷兰人只是忙着修外围城墙,觉得中心城堡不会遭到攻击—一历史上,直到英国人夺取马六甲,
荷兰人都还没把炮塔修好。
双人合照
连中心炮塔都懒得修复,可想而知,荷兰守军是有多傲慢,根本不认为这里会被进攻。
“还有多少火药可用?”桑德斯问。
亨德里克尴尬回答:“军火库里的火药,除了放在最外面的,经常使用和通风晾晒,其余全部受潮了。“
桑德斯怒吼道:“我是在问你,还有多少火药可用!”
亨德里克说:“前些天作战,搬了很多火药去外城墙,撤退时没来得及带回来。现在剩余的可用火药,只有六桶…“
桑德斯听得快裂开了,质问道:“你这个陆军指挥官怎么当的?“
(C97) マスターのせいだぞ… (Fate/Grand Order)
亨德里克反问:“陆军士兵的薪水,为什么只有海军的六分之一?每年只拨给我那点军费,还要维护城内外的治安,士兵都穷得到城区做工了,他们哪里有空维护军火库?“
桑德斯说道:“这是公司议会的决定,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两人不欢而散,都觉得自己有理。
荷兰士兵就更气愤,由于马六甲长期无战事,这里的陆军工资比台湾都低。而且,还要被指挥官克扣,士兵每个月的薪水,甚至不如城区汉人鞋匠的收入。
守城士兵的人数还少,殖民当局又不想花钱雇佣仆从军。如此情况,导致城内街区各族自治,城外土著完全放养状态,收农税纯粹由地主看着给。城堡里的荷兰陆军,别说去城外欺负土著,甚至不敢到城区搜刮汉人。
军饷给得少,还被长官克扣,又没法盘剥百姓,你让这些马六甲的荷兰陆军士兵怎么办?
他们现在,在城区打工成了主业,回城堡当兵反而是副业!
桑德斯左思右想,再次把亨德里克叫来:“我看到士兵的情绪低落,你给他们补发一个月军饷。告诉他们,守城期间,每月都发双倍军饷。”
亨德里克光棍儿道:“没钱。”
桑德斯拿出自己签发的手令:“去找财务官拿钱。“
穿越之后的我邪气满满
一百多个荷兰士兵,领到补发的工资,士气稍微提振了一些。
他们把火药桶全部搬出来,冒着风险,将板结的火药,一点一点敲碎,然后拿去空地里晾晒。这里空气太湿润,晾晒也没啥效果,干脆点燃火焰放远点烘烤。
究竟有多少能用,鬼才知道。
作家纽霍夫把生锈的火枪,随手扔在旁边,
拿出纸笔继续写作:
“我有些恐惧,不知道未来会如何,马六甲或许守不住了。圣地亚哥堡的陆军,一如既往混乱。只要一年以上不打仗,这些陆军士兵就会懈急。他们要么无所事事,在轮值守城时晒太阳,要么轮休时前往城里做工赚钱…”
“这不是职业士兵该有的样子,但很遗憾,荷兰陆军就是如此。在巴西是这样,在印度是这样,在马六甲还是这样。“
“我在巴西工作时,那座城堡,甚至只有2个荷兰士兵。那里的居民也少,荷兰人几乎没有,全是葡萄牙和南美土著的混血后裔。荷兰士兵为了生活,便出城勒索这些混血。有一次,四个混血农场主,
带着他们的奴隶,集体叛乱,杀得荷兰士兵丢盔卸甲。从此之后,荷兰士兵不敢离开城区…
“东印度公司的股东和议员们,是否有了解到陆军士兵的生存状况?他们的薪水实在太低了,以至于体面人不会当陆军,只能招募醉鬼、赌鬼、流浪汉之类。甚至这些人,都渐渐招不到了,只能在海外招募落魄的欧洲人。“
“不管来自哪个国家,只要愿意当兵,就能做荷兰的海外陆军。殖民地陆军的战斗力,一天不如一天。而长官们对陆军的看法,也一日不如一日,甚至还消减他们可怜的薪水.”
“这样下去,对付野蛮土著没问题,但遇到中国这样的大国,真的可以靠他们作战吗?“
“外面又响起炮声了,中国人已经开始进攻,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马六甲的中心城堡,建在半山腰靠山顶的地方,在山下架炮是可以轰击的,甚至军舰开炮都能打到,
只不过命中率会很低。
两座中心炮塔,荷兰当年进攻时,自己轰塌了一座,现在大同军集中轰击第二座。
前面说了,葡萄牙和荷兰人,都没想过加强中心城堡的火炮力量,他们把城防炮大都安放在外城墙。
如今,大同海军拆卸舰载炮,搬到山下对准炮塔轰击,荷兰守军几乎只有挨炸的份儿。
连续轰击四天之后,仅存的一座中心炮塔被摧毁,只有瞄准城区的炮台阵地还能使用。
亨德里克甚至不敢放开手还击,他只剩六桶火药可用。一旦火药打炮用完,还怎么用火枪来防守?
“轰!“
却是亨德里克命令炮兵,用烘干的火药开炮。刚开始两炮响了,发射第三炮时,不知是填药太多,还是火药出问题,一门大炮自己把自己给炸裂,顺带炸死炸伤几个炮兵。
“让土著先进攻,告诉他们,只要能接近城堡二十尺,今天能领的粮食就翻倍!攻上城堡,奖励白米五十斤!“
邝鸿的命令发出,马来土著士气大振。
他们完全没有阵型可言,抬着竹梯或木梯,顺着山坡往上爬。反正冲近了就能奖励粮食,死了算倒霉,运气好就能活下来,毕竟城堡里守军不多。
“砰砰砰砰!”
諸侯
城堡响起零星的枪声,荷兰守军全部谨慎开枪,毕竟火药不多得省着用。
如此一来,将近两干马来土著,冲到城堡外十五米左右。直到这时,荷兰人的枪声,才终于密集起来,土著的伤亡迅速提升。
伤亡变多,土著瞬间崩溃,扔下梯子和武器转身就逃,活着逃回去就能领到粮食奖励。
土著们并不觉得被坑了,反而认为中国官员很大方。
多冲几次,这个月都不愁饿肚子,实在是非常划算的买卖。
洪旭作为海军指挥官,此刻已经上岸,并且全程用千里镜观察状况。土著几次冲锋之后,他忧心道:
“这座城堡不好打啊,造得没有漏洞可钻。不管从哪个方向攻城,都会遭到火铳伺候。幸好守城的敌军不多,否则咱们怎打得下来。“
很明显,这些土著的进攻,除了消耗守军火药之外,最主要的是去肉身侦察火力。
付出一百多条土著生命之后,洪旭和邝鸿已经可以确认两点:
第一,守军人数严重不足,无法集中守御一个方向。当骤然增加某处进攻兵力之后,荷兰守军得紧急调人过去防守。
第二,城堡360度无死角,不管从哪里进攻都会挨打。
本地华人领袖陈尔训求见:“两位大人,强攻伤亡太大,不如派人进城谈判,或许可以兵不血刃拿下此城。 ”
邝鸿问道:“红毛鬼会投降?“
陈尔训笑道:“红毛官员,或许不会轻易投降。但红毛士兵,却都是些苦哈哈。我家在城区的作坊,
就经常有红毛兵来打零工赚钱。他们的军饷很低,只够养活自己。一旦娶妻生子,或者是喜欢喝酒赌博,就得做工赚钱才能过日子。“
邝鸿瞬间会意:“谈判是假,煽动守军投降是真。陈先生好计谋!”
陈尔训也是无奈,他的曾曾祖父,给葡萄牙人出过主意,助其顺利赶走马六甲苏丹。他自己,十年前给荷兰人出过主意,助其顺利赶走葡萄牙人。
而今,邝鸿似乎不破城就不走,他还得站出来给邝鸿出主意。
反正不管谁来,谁的势力占优,他陈家就选择帮谁,这样才能在马六甲屹立不倒。
“谁去谈判?”邝鸿问道。
陈尔训拱手说:“草民毛遂自荐。“
邝鸿笑道:“你胆子倒是很大。“
陈尔训说:“红毛鬼欺软怕硬,他们不占上风的时候,处事还是有礼有节的,绝不可能斩杀谈判使者。至于他们得势之时,那就说不准了。草民见过太多番邦蛮夷,皆畏威而不怀德。蛮夷一旦得势,
礼义廉耻全然不顾,便是老弱妇孺都说杀便杀。”
邝鸿点头:“那就拜托了,麻烦先生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