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討論-第三百零二人是在你牀上丟熱推

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
小說推薦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娘娘穿越后,摄政王他也想要个系统
到底是太在乎他了!
以至于这种事情没想到就跟他使小性子。
女人,就是小心眼。
元若薇深吸一口气。
脸上带上一抹笑,她看了一眼五月手中的蛋糕。
“郡主您尝尝甜不甜。”
元若薇伸手抹了一点奶油放在口中。
她味同嚼蜡,已经尝不出任何味道。
咽下去之后,她对着五月道:“嗯,五月,好甜。谢谢你。”
五月将蛋糕放在桌上:“郡主喜欢就好,奴婢告退。”
太师府的丫鬟们手脚麻利,那一片狼藉后变得纤尘不染。
只不过,扫干净的是地。
扫不净元若薇的心。
“宇文护。我好累,想睡一会。”
宇文护将元若薇轻轻放在床上:“你睡吧,我看着你。”
元若薇背过身去,眼中的泪,如决堤的洪水,一寸一寸将枕头打湿。
宇文护到底是怎么样的男人。
他与独孤般若的感情显得她就像一个笑话。
孩子…
要一个你与我两个人的孩子…
脑子轰鸣,浑身冰冷,痛彻股寒。
像是一个溺水的人,临近窒息。
宇文护与独孤般若有孩子,肯定是想着将来能名正言顺的登上九五之尊。
原来,历史记载的都是事实。
農婦 靈 泉 有點 田
他的目的只有那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
两人之间,怎么能容下三人。
早就该放手了,不是吗?
元若薇一动不动,宇文护以为元若薇还在熟睡。
沐浴而归的宇文护身上带着水气,他脱下外袍在元若薇身边躺下。
伸手搂住元若薇,一条长腿搭在元若薇的身上。
此时,房间中淡淡的香味在香炉中慢慢向四处飘散。
不出一刻钟,宇文护便已经昏睡了过去。
元若薇起身,接着昏黄的油灯,看了一眼宇文护。
这一眼仿佛要将宇文护的样子永远映在自己的脑海。
她起身,穿戴好衣衫。
她走到桌案前,提笔写下一段话,将血玉镯放在信上。
转身出门。
五月与九月早就立在门口。
隐婚甜妻拐回家
“郡主。”
“都处理了吗?”
“嗯。石头与阿达被支开了。”
“暗一暗二他们被七月姐姐拉着喝酒呢!”
“走吧!”
三人在墙头一跃而过,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101专梦男神
石头心中烦恼,此时手中拿着一串糖葫芦。
“烦死了!五月臭丫头,非要让他大晚上买糖葫芦,不买就去管家那里告状!他还记得上次那事,被将军罚了五十鞭。”
石头看着手中的糖葫芦恨的咬牙切齿的。
那模样恨不得将五月生吞活剥。
可是走到若水居门口却是找不到人。
他可没胆子去姑娘的闺房,上次都被冤枉的那么惨。
他手中拿着糖葫芦,站在若水居门口站岗。
阿达心中美滋滋的,今日九月竟然与他说他特别帅气,要是洗个澡就更英武不凡了!
他转身边去洗澡了。
当看到傻呆呆的石头时,他一脸嫌弃。
“真脏,澡都不洗!臭死了!”
石头踹了阿达一脚。
“你刚才干嘛去了!这里怎么没人守着?”
阿达嘚瑟的一甩衣袖:“怕什么暗卫们都在。”
此时,太师府的后院,七月与一群暗卫正在谈天说地。
“咱们家郡主说了!此次是为了犒赏大家,知道大家辛苦了,尤其是这次护送元家两位小公子回家的事情,郡主感恩,特派我做代表感谢大伙。”
“今日烧鸡、肘子、可乐、薯片….大家务必要尽兴!”
“当当当,看,这是郡主特地为大家准备的陈年好酒,干!”
七月一条腿踩在凳子上,颇有几分土匪的架势。
躲在暗处的暗二眼神灰暗的看着眼前的热闹与喧嚣。
场面一片火热,但是仿佛与她没有半分关系。
七月手中拿着一壶酒,走到暗二的身边伸手递了过去。
暗二眼神复杂的看着七月。
“拿着!”
七月看着一动不动的暗二,直接将酒壶塞进暗二的手中。
暗二警惕的看了一眼七月。
“你想打什么主意?把我们召集在一起,然后灌醉。”
暗二将酒壶放在一边的台阶上。
七月看着暗二:“谢谢你曾经在普度寺救我一命。”
暗二听到七月的感谢,有点局促。
他为主子出生入死,还未有人对他说过感谢。
“这是我的份内之事,七月姑娘,不必言谢。”
暗二回答一丝不苟。
七月对着暗二笑了,那笑容如三月的春风。
“对你来说是份内,对我来说却是救命之恩。若是以后有用得到七月的地方,尽管开口。”
暗二看着起身准备离去的七月,终于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我们都穿黑衣,你怎么知道那人是我?”
七月将身体靠近暗二,她轻轻的嗅了嗅。
“味道。”
七月说完,直接转身走了。
周围的暗卫们都是好手,一个个八卦的抻着脖子偷听。
看着远去的七月,一个个都趴在暗二的身上开始疯狂的闻。
“味道?俺怎么就闻到了二哥身上的汗臭味?”
“臭死了!你他吗三天没洗澡了吧!”
“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太臭不洗澡所以被七月姑娘认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
暗二臊的羞红了脸。
“滚!你才半个月没洗澡!”
零度战姬(彩色版)
“哎呦?二哥,你和那七月姑娘你们….”
等待半夏雨
暗二眼神冷厉起来。
“谁都不能败坏七月姑娘的清誉!我与她清清白白!你们没听到么?她就是为了感谢我!”
周围的暗卫们垂头耷脑。
“我们也救人了啊?怎么没有姑娘感谢我?”
……
夜空中明月高悬,漫天的银辉洒落大地。
一行人,骑着马在路上疾驰。
“郡主,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
“去南疆”
天空破晓,晨光微曦。
“砰!”
太师府中已经狼藉一片,所有人在地上跪了一大片。
“你们这群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
老管家心里苦。
将军还怪我们看不住,那人不是在你床上丢的么!
你不是也没看住?!
可是这话他可不敢说。
瑟瑟缩缩的躲在角落里,一动不敢动。
“都滚下去,一人一百鞭!”
老管家看着自家将军大动干戈,硬着头皮上前。
“将军,郡主失踪还得需要人手去找,你把他们都打残了,谁去找?”
“不如,等找到郡主以后再惩罚?让他们尽快找到郡主也好将功折罪。”
宇文护看着跪在地上的一群废物,气愤的怒吼。
“还不快去找!”
周围的暗卫、府兵纷纷四散而去。
宇文护看着跪在地上的七月。
极力的忍耐着自己的怒火。
“七月,告诉我你主子去哪里了?”
七月身子跪的笔直。
“回将军,奴婢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