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擇日飛昇》-第二十九章 廟裡日出仙山起相伴

擇日飛昇
小說推薦擇日飛昇择日飞升
周一航来到无妄山脚下,正欲登山,突然心中警觉,只见一个土地神从泥土里钻出,头顶的帽子里还顶着块石头。
“土地神寻到这里,恐怕薛城隍和石龙子等人也不远了!”
他正要痛下杀手,除掉这个土地神,免得祂回去通风报信,突然石龙子等人的声音传来:“城隍爷,土地问过这附近的妖神和妖兽,见到许应就在此地出没。”
薛城隍的声音传来,道:“周老头呢?”
“听土地说,周一航也到了附近。我们一路跟踪他来到这里,这老儿的草木皆兵术果然不凡,居然能寻到许应的藏身之地。”
“是该好好谢谢他。等遇到了他,便送他一程罢。”
“是。”
周一航心中凛然,悄悄隐去,心道:“我现在伤势还在,不宜与他们冲突,还是藏在暗处为妙。”
过了片刻,只见许许多多土地神从地底钻出,漫山遍野搜寻。
周一航心道:“就算许应藏在地底,恐怕都会被这些土地挖出来。不过,祂们想搜遍全山野颇为不易。”
突然,有土地叫道:“城隍爷,看天上!”
周一航急忙抬头望天,心神大震,只见无妄山的天空中有一片光田,大约半亩。所谓光田,是阳光中的太阳精气凝结,如禾苗一般金灿灿的栽种在空中,在空中承接清晨阳光,光彩夺目。
远远看去,便像是发光的禾田。
无妄山中的那片光田足有半亩大小,如此庞大的光田周一航与薛城隍别说没有见过,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
“这光田下方,必是许应。此人修炼妖法,修为大进,因此出现妖神也无法展现的异象!”
周一航低声道,“这人,果然是修炼妖法的不世天才。杀了他可惜了,待会给他留个全尸。”
他飞速向那半亩光田赶去,与此同时,城隍薛灵府率领石龙子等神灵,也在赶往光田所罩之处。
光田下,许应催动太一导引功,体内元气越来越盛,元气被那朵纯阳异火淬炼,化作纯阳。
随着他修为提升,希夷之域中的黑暗不断向后退去,显露出更多的疆域。
这些新的疆域得到雷音淬炼,大日照耀,再加上元气化雨,雨水浇灌,变得生机勃勃,许应也只觉自己的气血越来越旺盛,体魄也越来越强。
他呼吸之间,掀起狂风卷起砂石,眼中也有半尺光芒吞吞吐吐,那是神识显现!
棺中少女将纯阳异火赠予他,修炼起来异常迅捷,甚至连神识也得到强化。
“打开这座玄关,会发生什么事?”
许应神识来到黑暗前,仰望这座人体玄关。
只见这座玄关屹立在天地间,一边是奔腾而下的天河,一边是瑰丽雄起的山脉,各自从天上而来!
只有打通这座横在天地间的门户,才能探索后面更为广阔的体内世界!
“棺中少女说,傩师的隐景潜化法门是错的,走她的路才是对的。可是,和她一样的炼气士都消失了,炼气士的功法也被傩师的傩法所取代。”
许应心中默默道,“那么,傩法是正道,还是炼气是正道?”
傩法大行其道,炼气士的功法却变成了妖怪修炼的法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故事?
他鼓荡气血,凝聚精神,正欲推开玄关大门,突然大地剧烈震动,耳畔传来天崩地裂般的巨响,许应立足不稳,连忙停止功法运转,稳住身形!
蚖七也被甩得连翻带滚,急忙尾巴卷住一块巨石,惊疑不定。
“阴间入侵不是发生在晚上吗?怎么白天也入侵?”大钟疑惑道。
许应站稳身形,循声看去,不由目瞪口呆,只见西边十里开外,大地震动,尘烟四起,群山之中,一轮太阳从尘埃中跃出!
阳光照耀,大放光明!
光芒中,一座巍巍山岳拔地而起,渐渐腾空,巨大的山体遮天蔽日,挂在天空中!
不断有巨大的石块从浮空的山岳上坠落,有的砸向大地,有的漂浮在空中。
许应呆呆的看着这场变故,迷茫的回头看向身后,那里是东方,另一轮太阳正自升起。两轮太阳,一东一西,交相辉映。
他耳边传来大钟的声音:“阿应,你又做了什么?”
许应喃喃道:“我什么都没做,这是我能做出的事?”
“这可难说。”
大钟飘来,道,“我镇压小石山三千年来一向平平安安,什么怪事都没遇到过。自从遇到了你,第一晚就出事了,先是奈河改道,后是古井黑棺,我庙都被拆了!然后就是鞭打瘟神,路上还要被人追杀。现在,地底又跑出个太阳。每次案发现场都有你,你还说与你无关?”
许应闷哼一声,迈开脚步。
蚖七连忙跟上他,叫道:“阿应,你去哪里?钟爷说得对,你别再作案了!”
许应回头笑道:“这轮太阳与这座山峰,就在咱们无妄山附近,咱们作为无妄山两大妖王,岂有不去看看的道理?”
神级医生
蚖七张望,道:“好像是水口庙的方向。”
他体型庞大,游动起来速度极快,叫道:“到我背上来,我载你过去!”
许应脚下轻轻一点,落在巨蛇的背上,大钟则紧随许应,他速度慢,跟不上巨蛇,索性钻入许应的脑海之中。
原始
周一航、薛城隍等人正在登山,也发现这惊天动地的变化,不由得呆了。
薛城隍立刻道:“捉拿许应倒在其次,这轮大日和这座仙山更加要紧!料想许应那小子也一定会过去,不如在那里将他成擒!”
周一航抬头望去,只见那半亩光田也在空中,直奔山下,看方向便是水口庙的方向。
“水口庙只有一座破庙,那里能冒出一轮太阳和一座仙山?”
歲月 是 朵 兩 生花
他不禁茫然,立刻折向,率先一步赶往水口庙,心道,“许应也是往那里去,我先到一步,等他自投罗网!”
水口庙原本就在吴望山下,但阴间入侵以来,大地不断震动,两地之间相隔越来越远,而今水口庙已经远在十多里外。
蚖七载着许应一路前游,速度比许应全力奔跑也慢不了多少,有许多野兽与大妖纷纷向这边跑来,只有他们是逆行。
天空中,一块小楼般大小的石头从天而降,蚖七连忙躲避,石头砸在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许应也是吓了一跳,仰头张望,只见头顶一片巨大的山岳阴影遮住了天空,忽然又有亮光传来,那是一轮太阳,从这座山岳的背面运行过来,照耀古朴巍峨的山体!
空中,不断有巨石从山体上落下,雨点一般,遍布天空。
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巨石倒也罢了,坠落下来的才吓人,稍有不慎被砸中,就是碎成肉泥的下场!
又有一块更大的石头从天而降,落在他们前方,吓得蚖七尖叫起来。
许应纵身落下,来到刚才坠落的那块大石头旁边,仔细查看,小声道:“古怪,这石头居然还长毛。钟爷,你见过这种情况吗?”
这块从空中坠落的大石头,长有类似毛发又类似触手的东西,像是无数头发揉在一起,搓成绳子,又乱糟糟的。
石头四壁便覆盖着这些东西,有的是从石头缝里长出来,有的像是苔藓布满石壁。
大钟飞出,用神识细细查看一番,道:“奇怪,这石头似石非石,似毛非毛,似肉非肉,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见多识广,也未曾见过如此古怪的石头。
蚖七书读得最多,但也不认得这种石头。
突然,大地再度剧烈震动,十里开外的地方又有一座巍峨山岳拔地而起,渐渐腾空!
这座大山,山头倒悬,动静比刚才那座山岳更大,从地底升起时,火光和霞光从山体中迸发出来,极为耀眼!
同时,地底传来咻咻的怪响,像是弓弦绷断的声音,但是更加响亮,处在这声音中,整个人像是要被从中间撕裂一般!
许应突然察觉到地底传来一股奇异的剑气,脸色剧变,急忙纵身跃开,喝道:“蚖七,到我这边来!”
祈求魔主的方式
蚖七急忙游到他的身边,他们脚下的大地突然裂开,裂开之处,地底有奇特的气流喷涌,仿佛剑气从地下向天空喷去,形成一道长达数十里的剑气墙!
剑气从蚖七蛇尾处擦过,蚖七只觉尾部一疼,回头看去,尾巴被削尖了许多,顿时痛得眼泪横流,心道:“我的尾巴尖之所以有点钝,是方便施展象力牛魔拳,现在被削尖了,只怕拳法威力大减。”
这道剑气墙越来越宽,越来越高,几乎与天空中的两座山岳齐平。
待到裂缝中的剑气释放干净,剑气墙才渐渐消失。
许应和蚖七惊疑不定,顺着这道大裂缝看去,只见裂缝极为平整,是一条笔直无比的线,裂缝的断面也平整得像是镜子一样!
仿佛真有无双巨人,手持擎天之剑,将大地劈开!
“这世界,大抵是疯了。”蚖七喃喃道。
许应来到裂缝边,向下望去,只见裂缝不知有多深。
“这条裂缝中封存着一位剑道绝顶高手的剑气,被深埋在地底许多年,积郁不出。若非这次阴间入侵,阴间与阳间陆地碰撞,也不会将裂缝震开。”
许应感应藏于地底的剑气,依旧能感应到一些细碎的剑气在裂缝的千百丈深的地方,来回跳跃,交击碰撞,道,“可惜裂缝中蕴藏的剑气已经散发干净,无法细细参悟其中蕴藏的剑法神妙。”
蚖七也被深深震撼,道:“这一剑,比望乡台袁天罡的剑术还要强!”
许应尝试着感受剑意,可惜那绝世强者施展这一剑的时代距离现在太久远,而且随着大裂缝中的剑气散发,裂缝中蕴藏的剑意已经极为淡薄。
突然,他觉察到背后的剑匣在轻轻震动,仿佛匣中有什么活物在欢快的跳跃。
不仅如此,剑匣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气和剑意渗透出来,与自己的神识相连!
他心中一喜,这剑匣是袁天罡的剑匣,里面藏有袁天罡的剑气,久而久之运炼成宝。
许应一直背着剑匣,但剑匣从未与他有过联系,没想到今日剑匣有灵,感应到从地底飞出的绝世剑气,竟然主动与他相互交感,助他去感悟大裂缝中隐藏的剑意剑气!
大钟也察觉到剑匣中的剑气和剑意,轻咦一声,道:“这个小辈前途无量,快要和我一样,觉醒灵智了!不坏,不坏!”
它语气傲然,显然它的成就要比剑匣高出许多,自认为是前辈。
许应一边细细感应大裂缝中的剑意,一边沿着裂缝向水口庙走去,越是接近水口庙,那裂缝中蕴藏的剑意便越是强烈,令剑匣中的剑气也兴奋雀跃!
“快点赶往水口庙!”
许应远远望见几个衣着光鲜的官吏背着葫芦,正沿着大裂缝飞奔,其中一个官吏向其他官吏叫道,“这个太阳和两座仙山,是从水口庙的那座破庙里喷出来的!”
“通知刺史大人了吗?”
“通知了。不过刺史大人应该已经看到水口庙异象了!”
许应闻言,心头大震:“太阳和仙山,是从破庙里喷出来的?这是怎么回事?”
他去过水口庙,因为在水边有一座大庙而闻名,不过年久失修,而且没有神灵入住,早就断了香火破落了。
他还进去过这座破庙,与寻常的庙宇看起来并无多少区别,无非是凡夫俗子供奉神灵祈求庇佑的地方,破落后便沦为野狐黄鼠狼之流的栖身之所。
这座破庙,能喷出仙山和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