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女尊:瘋批夫郎帶崽行兇 蘇鶴言-第二百六十六章 他妻主就是塊鐵木頭甭想開花閲讀

女尊:瘋批夫郎帶崽行兇
小說推薦女尊:瘋批夫郎帶崽行兇女尊:疯批夫郎带崽行凶
“那我们现在回去休息一下吧,那画师挨个屋子画也得一阵子呢。”林青言伸了个懒腰,最近她的身子也越来越疲乏了。
事情实在是太多,每天又忙碌到很晚。
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古人为什么不太容易发胖了,所有的路都是用脚去走的,要去镇子外面还得走上个二十分钟呢。
今天爬个山,感觉更是将体力都给用尽了。
“您还记得这个画师吗?”郁苏忽然开口问道。
林青言抬手摸着下巴想了想,送命题?不送命?
“不就是百药堂里画像的那个人吗,那时候说给你们暗楼去画像了。”
她人还是能记住的。
“我……没事了。”郁苏觉得那画师模样长得挺俊俏的,还喜欢他的妻主,本来想着是否应该多注意一下的。
可是现在看来,他妻主就是一块铁木头,甭想看她开花,更不用操多余的心。
林青言狐疑的看向郁苏,“怎么了?这男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她不明白郁苏怎么这样问。
林知云在一旁看的直着急,“因为那个男人喜欢您,所以爹爹想看看你有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要是有的话就给他发配了。”
省的在身边天天绕着烦人。
林青言倒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出,“我可是林大夫,喜欢我的人多点很正常的,但是我只喜欢你爹一个,不用担心那么多的。”
她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管那么多不同的男人。
若是谁喜欢她都得给回应的话,那这一天她可忙死了。
“你娘她的想法跟正常人果然不同。”郁苏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一句话来。
寻常人的招式在她的面前根本就不起作用。
林知云也点点头,“确实,跟娘亲说这方面的话题,她好像不会懂的。”
好不容易回到了房间里,林青言只想好好的睡一觉,但是刚才路上所说的事情,她总是想要探听明白的。
“你们刚刚路上在说的是什么事情啊,我要是不懂的话,我可以学啊。”她学习东西很快的。
郁苏面色有些古怪,“那您还是别学了吧,我们在说别的女人见到个好看的男人就想收了的事情。”
这有什么好学的。
“若是有朝一日,您遇见了比郁苏更合适的男人,您会同郁苏分开吗?”郁苏将外衣整齐的折好放在一旁。
林青言十分果断的摇了摇头,“我不想再从头去了解另外一个男人了,好累啊,我只喜欢你一个,还是说,你喜欢上了别的女人?”
她的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了在京城遇见的那个女人,两个人之间好像十分熟稔的样子。
郁苏吓得立刻摇了摇头,“我对您是忠心的,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别的女人。”
他跟林青言的情意,现在的林青言是不知道的,从小时候开始他就发誓,一定要一辈子守护林青言了。
“那不就得了,我们两个的心情是一样的,何苦互相猜忌呢,留着点力气做我们喜欢做的事情不好吗?”林青言将郁苏搂进怀里,手不安分的动了动。
最近事情繁杂,她已经好久没尝过郁苏了。
恰巧今天林知云说想要回自己的房间睡一晚,正好给了她机会。
修道 修 心 的 故事
“您……”话还没说完,剩下的半句话全部咽了下去。
一室旖旎。
温柔死神的饲养方法
“折腾了一宿,还不多睡会儿啊?”林青言一伸胳膊,将要起床的郁苏又搂进了被窝里。
诡案缉凶
郁苏被圈在怀里,看向天花板的眼神还有些茫然,甚至以为他昨天晚上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我要去看看画师的画像画的怎么样了,让我去吧……”郁苏偏过头看了一眼林青言。
林青言翻了个身,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那走吧。”
她知道郁苏对这件事情上心,也没再阻拦,她也不知道城里能不能有人来认领,毕竟这些人都是她们口中有污点的人。
日后都没有办法嫁人的。
待二人穿戴整齐之后,她们直接来到了山顶上。
画师已经拿着一叠画像在等着两个人了,“给,这是全部的画像了,我要回去睡觉,这些交给你们了。”
月夜香微来
他已经困得不行了,这还是来到暗楼之后,需要画的东西最多的一次。
也提不起精神跟林青言皮,将画纸交给郁苏之后,就老老实实的让暗卫提着他下山睡觉去了。
郁苏整理了一下画稿,该说不说,他的画画的确实不错,所有人的样貌都已经被完整的表露出来,只是看着画,就能对应上他们的面容。
“去将这些画贴到镇子中央的台子上,不要被人发现。”郁苏将画纸随手一递,就有人去贴画了。
“这地方留着也没什么用,烧了吧,省的给以后过来的马贼提供了一个免费的住处。”林青言开口说道。
他们上来的时候也是随身带着火种的,干脆一把火烧了自在。
“那这些人放到哪去呢。”郁苏看着那些屋子里被锁链锁着的男人们。
“人住的房子先不管,先将那些马贼住的屋子给烧了去。”林青言说罢,郁苏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随着一把火烧了起来,整个山寨的上空都笼罩着一股浓烟。
镇子里的人们也看见了,皆互相讨论着。
最近军队也撤走了,敌军也不再在镇子的门口开战,镇子上又恢复了原本的秩序。
索性良田都没有受损,还是可以保证镇子里的粮食供应。
今天早上开始也从外面有商队走进来,卖些东西。
林青言看着燃起的熊熊大火,“也算是做了个好事,如果做一桩好事就能许愿的话,你会许什么愿望呢。”
她是从前听到的这个故事,只要做了一桩造福人民的好事,就可以许一个愿望,若是真的被神明听见了呢,下辈子可能就能给你安排上。
不管是真的假的,虽然下辈子也不记得那些事儿了,可是她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上辈子在举目无亲的时候,就是依靠着这个让她活下去的。
“我若是许愿,那我愿意让我下辈子的妻主还是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