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美麗的奇緣 愛下-第五章 林妹妹讀書

美麗的奇緣
小說推薦美麗的奇緣美丽的奇缘
一股清香传来打破了我的幻觉,“茶来了”,随着话音刚落,老板用一个深褐色的看着有些老旧的木质托盘,端来一把白瓷茶壶两个白瓷茶碗放在了我们的桌上,白色的茶壶上印有年年有余的朱红图案,白色的茶碗上是吉祥如意四个红字。“谢谢老板”我说话的同时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叶子,自己也到了一碗。老板瞪了我一眼说道:“叫我老板娘,后面的厨师,那个高高、大大、瘦瘦的才是老板。”“行,老板娘,叫老板娘行了吧”,我搭声道。老板娘说话的同时在细细的上下打量着叶子,叶子发现老板娘在看自己,随口说道:“谢谢老板娘。”老板娘没有接她的话转头看向我冷冷的说道:“怪不得,大美人啊。”“大美人,那有什么大美人”,我答道。“还装蒜”,老板娘说着话狠狠在我的大腿上拧了一把。“诶呦,老板娘要杀人了”,我轻声嚷道。
此时叶子端起茶碗品了一口,说道:“好茶”“姑娘说好茶,能告诉我好在哪儿吗”,老板娘问道?“不同品类的茶口感不同,会有不一样的清香气味,茶叶的苦味在口中的回甘不同,因此茶的好赖讲究一闻、二尝、三回甘。此茶闻而清香,入口不酸不燥,口感柔顺润滑,回甘生津强烈,所以我说好茶”,叶子答道。“那姑娘觉得这是什么茶呢”,老板娘继续追问。“黑茶,普洱茶是陈香,红茶是果香,绿茶是甜香,而清鲜、细嫩的嫩香是黄茶,此茶是火香应该是乌龙茶。我记得有首诗说的就是乌龙茶,闽南灵山出玉树,塞北闻香见露华,诗性天高云渺处,半杯醇情乌龙茶。但不知道这茶里为什么还有花香味”,叶子说道。“姑娘说的不错,此茶确是福建的乌龙茶,我又在茶里加了茉莉花”,老板娘答道。“奥,我说呢,茶里怎么还有花香味”,叶子说道。听完老板娘的话我问道:“听说乌龙茶是一种早在明清时期就有的福建茶,乌龙茶是一种半发酵的茶,既然是半发酵茶还能再往里面加东西呀。”听完我的话老板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你们这些男人那,说蠢就是蠢,说愚就是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谁说的、谁规定的半发酵茶就再也不能往茶里加东西了,加或不加只要你喝着好喝,爱喝就行呗。奥,两位先喝些茶解解渴吧”,说完拿起托盘扭身回去了。
冒牌公主(境外版)
不知不觉中我和叶子两人把一壶茶水喝完,但饭菜还是没来。无聊中叶子拿起桌上有些油污,纸质发黄的菜谱,打开菜谱一看,只有两页,第一页,冷热菜:五谷丰登、吉庆余、平春雷、发财手、节节登高、竹报平安、带朝、喜鹊报春、玉树金钱、甜蜜蜜、锦添花、洪福齐。汤:福东海。主食:幸福绵绵。第二页,冷热菜:羊排四吃(大、小碗),肉炒豆角(大、小碗),土豆炖粉条(辣、不辣,大、小碗),凉拌豆角(大、小碗)。汤:紫菜汤(大、小碗),鸡蛋汤(大、小碗),豆腐汤(大、小碗)。主食:卷饼(鸡蛋、无鸡蛋),米饭(大、小碗),水饺(大、小碗)。叶子看完菜谱随手又放回桌上,扭头对我说道:“怎么菜谱上没有咱们要的红烧羊排呢。”“哈哈,有啊,红烧羊排属于羊排四吃的一种”,我答道。两人说话间我无意中一抬头,发现我们对面的座位不知何时坐了一个岁数在二十左右,1米83的大个。穿着一身藏蓝色衣裳,留着青年头的发型,眉清目秀,高颧骨,高鼻梁,两腮有些消瘦,脸上白白净净,有些书生气文质彬彬的小伙子,看着像是在校的大学生。他正在呆呆的看着叶子,小伙子看叶子的眼神中透出欢喜。
我轻轻踢了一下叶子的脚,“干什么”,她看了我一眼说道,“看见林妹妹了”,我轻声说话的同时向她的对面一努嘴。“什么林妹妹”她说着话抬头一看,发现那个小伙子正傻傻的看着她。叶子扭头看了我一眼,轻声笑了起来,边笑边柔声说:“想不到85岁了还有魅力。”“你,你真把我气乐了”,我说完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不知哪位名人说过,女人是种不能让人理解的动物。孔夫子也说过,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叶子说话的同时又抬头看向那个小伙子,此时小伙子看到叶子带着微笑在打量自己,张口说道:“误入蓬莱仙洞里,松荫禅房睹婵娟,花样年华最堪怜;瑶琴横几上,妙手拂心弦。云锁洞房归去晚,月华冷气侵高堂,觉来犹自惜余香;有心归洛浦,无计到巫山。” 听完小伙子的这首词,我哑然失笑,想起了自己当年的书生意气,激扬文字,正是这个年纪。这首词是张孝祥写给陈妙常的表白,陈妙常,是南宋高宗绍兴年间,青石镇女贞庵的尼姑,好学不倦,诗文俊雅,兼工音律,容貌秀艳照人,穿着宽袍大袖的袈裟,就象仙女下凡。在这首词中张孝祥毫不掩饰的表达了自己对陈妙常的爱慕之意。也许在这个小伙心中叶子就像陈妙常一样是个仙女吧。
猫咪萌萌哒 小说
有夫同享
漫威之我能控制金属 小说
至尊神帝 执剑舞长天
在看叶子,她却是低头笑而不语,好像很享受小伙子的话。我使劲踢了一下她的脚,低声说道:“你要不回绝人家,小伙子会因为你得了相思病的,现在赶紧断了他的念头,要治病救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快点,赶紧者,别墨迹。”听了我的话叶子扭头瞟了我一眼,脸上泛出红晕只是抿着嘴笑。“还笑,你,唉,我,你让我说什么好,你真把我气晕了”,我说完气的扭过头不去理她。见我生气了,叶子轻轻的捏了一下我的手柔声说道:“嗨,干什么,真生气了。”我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说呢,明知故问。”叶子笑着抬头再次看向那个小伙子同时说道:“清净堂前不卷帘,景幽然,湖花野草漫连天。独坐黄昏谁是伴,一炉烟,闲来月下理琴弦,小神仙。”哈哈,这首词也正是陈妙常答复张孝祥的词,只是没说原词中的莫胡言三字,这样就更婉转的告诉对方,你喜欢我,但我不喜欢你。小伙子也是性情中人听完她的话很直爽的说道:“姑娘,你很美,气质高贵,刚才说话多有冒犯,请见谅,再见”,说完站起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