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神鵲笔趣-121.李濤奉命看書

神鵲
小說推薦神鵲神鹊
临安市。
市委书记李向南正在接待一位来自东海省的客人,两人谈笑风生,在一旁端茶递水的秘书王克勤暗自诧异:李书记怎么对这个叫李涛的人这么客气,竟然用“大红袍”来招待?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令他可气的是,这个家伙抿了一口茶后竟然皱了下眉头,再也没喝一口。
李向南注意到了李涛的反应,以为茶不对,尝了一下,“没问题啊!是纯正的大红袍。”心里奇怪就忍不住问:“李总不喜欢喝茶?”
李涛忙摇头说:“对不起,对不起!口味喝叼了,一时不习惯。”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却又皱了下眉。
“哦!”李向南大感惊奇,仔细观察,看得出李涛不是在做作,是真的不喜欢这个茶,不由地凝目思索国内还有没有比大红袍更好的茶叶,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于是好奇的问李涛:“不知李总平时喝的什么茶?”
李涛开始犹犹豫豫地不想说,想到此行的任务,牙一咬,打开提包拿出一个古色古香的紫红色盒子,对王秘书说:“麻烦王秘书另外取两只杯子。”
看到茶叶盒李向南就眼睛一亮,盒子古色古香的,一看就知道有不少年头了,受好奇心驱使,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了过去,伸手拿起盒子,差一点失手,盒子很重,还有淡淡的檀香。
“是紫檀的!”李向南脱口而出,盒子都这么贵重,里面的茶叶不知是什么样。李向南好奇心愈盛,小心打开盖子往里看,里面有大半盒碧绿的茶珠,如黄豆大小。把盒子凑到鼻端闻了闻,没闻出来味道。
李涛笑着说:“李书记,这个茶闻不出味道。”从李向南手里接过盒子,在王秘书取来的玻璃杯里小心地各放了五粒茶珠,提起水壶倒了大半杯开水。李向南和王秘书目不转睛地看着。
茶珠一遇水便舒展开来,白色的开水瞬间变得碧绿,同时,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顿时弥漫在屋内。
“好香!”李向南忍不住叫了出来,一把端起茶杯,吹了吹,抿了一口,“咦!”呆了一呆,又抿了一口,却不咽下,含在口里,两眼微闭,细细品味着,半晌,慢慢咽了,缓缓吐出一口气,“吁——想不到世上竟然有如此好茶!”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王秘书闻到茶香时就已经忍耐不住了,此时,“咕噜”咽下满嘴的口水,眼巴巴地望着李涛。
李涛“哈哈”笑了,“见者有份,王秘书,再拿一只杯子来。”
王秘书大喜,连忙又取了一个茶杯来。李涛又拈了五粒茶珠放了进去,又替他倒了水,笑着说:“嘿嘿,以后再喝别的茶你可能都不会喜欢了,到时候可别怪我。”
“哪能呢!”王秘书客气道,迫不及待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入喉,舒服地哼了一声,“嗯—–”连声赞道:“好茶,舒服,太舒服了!”
接下来,三人都不说话了,默默地品尝着茶水,一脸的惬意。
“啧,”李向南忽然咂了下嘴吧,意犹未尽地说:“可惜了!”
李涛和王秘书不明其意地看着李向南,李涛凑趣地问:“李书记有何见教?”
李向南指着茶杯说:“这种好茶用这个玻璃杯有点、有点糟蹋了,而且这个水也差点。”
李涛一举大拇指,“李书记果然是深谙此道!扬子哥说过这个茶要用白玉杯、山泉水冲泡,才能真正表现出茶的品质和超凡脱俗的意蕴。”
“噢?”李向南神情一振,想象了一下,兴奋地说道:“果然如此!应该如此!”接着脸色一暗,摇头叹气道:“唉,山泉水好说,临安倒有几处泉眼,只是这白玉杯… …”一脸的遗憾之色。
“嗯?”李向南想起了什么,疑惑地看着李涛,“你刚才提到的扬子哥是——”
李涛:“就是周扬周大夫。这个茶就是扬子哥亲自制的。”
高山牧場 小說
“怪不得!”李向南点点头,赞叹道:“想不到周大夫不但医术高超,制茶的技艺也是如此高明!”虽然奇怪为什么李涛叫周扬“扬子哥”,却没问。到了他这个地位讲究的是沉稳内敛,想知道的自然有人会告诉他,无需亲自打听。
“可是,仅仅会制茶还不行,还要茶叶本身的品质要好。”李向南点出了关键所在,问李涛:“这个茶是周大夫自己培植的?”
我在西游pick仙女姐姐
利用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摇摇头说:“这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我知道,全国甚至全世界品尝过这个茶的不超过十个人。”
李向南一听,乐了,“噢?是吗?哈哈,看来我的口服不浅哪!”轻啜了一口茶水,忽然想到以后可能再也喝不到如此好茶,不由地有些遗憾,不舍地盯了一眼茶几上的茶叶盒,和李涛说起了正事:“李总刚才说的事情只要合法合规,尽管放手去做。市场经济嘛,按市场规则办。当然,若有困难,我能帮的忙肯定会帮。”
李涛一抱拳,笑着说:“谢谢李书记了!”忽然脸色一正,说道:“这都是小事,还有一件事需要李书记说句话。”
“嗯?”李向南见李涛一脸的严肃,诧异了一下,看了王秘书一眼,想着要不要叫王秘书出去。李涛也是做老大的,一看就明白了,马上说:“王秘书也可以听听,说不定还要麻烦王秘书。”
王秘书本来看到老大的眼色就站了起来想要出去,听李涛一说,就去看李向南。
李向南点点头,“那就一起听听吧。”
周扬听了兰玉洁说的事后,并不觉得有多严重,但是,有人让自己的女人不开心了,那就得管。只是这种事要周大仙亲自出马不啻杀鸡用牛刀了,不是有几个徒弟吗,就交给他们去办,正好试试他们的能力。
叫谁去办呢?齐老二不合适,这个大徒弟倒是沉稳,却不够狠;吴明宇呢,官场中人,在东海能吃得开,在吴越省怕是力有不逮;李强和赵楷也不行,沉稳和狠厉都不够;最后就是李涛了,这个徒弟不但行事沉稳果断,而且出手狠辣,尤其是非分明,正是合适的人选。
周扬把李涛叫来没说别的,只说有这么一件事,你去办一下。李涛听了,什么都没问,只说了句“师父放心,我现在就去!”
告辞了周扬,李涛一边往青州机场赶,一边打电话与齐老二和吴明宇商量。那俩师兄弟一听,就给他出了些主意,吴明宇还特别提到临安市委书记李向南,说:“师父对李向南的父亲有救命之恩,你可以去找他。”
就这样,李涛到了临安。同时,他又给兰玉洁那儿派了三个人过去,以防万一。
临溪镇,中午。
今天又是个圩日,兰家的小饭馆里客人坐的满满的,门外还有十几个人在排队等着。今天的客人与往日有点不一样,以往大都是些乡里人,年龄也多在三十往上;可今天的客人却有很多年轻人,还有几个干部模样的人。兰家的饭馆很小,一次只能招待五桌客人,按理说,挨不上的客人就走了,镇子上又不是只有这一家饭馆。奇怪的是,人们宁可在门外等着也不去别的饭馆,还有人趴着窗子往里瞅。
兰玉洁换了一身家常衣服帮忙上菜、收钱,田花花收拾碗筷,擦桌子,小斌也在帮忙跑腿,看缺什么就出去买。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
对今天饭馆的异常红火田花花开始没怎么在意,后来就发现不对劲了,人们对玉洁的态度非常客气,那些小伙子望着玉洁的目光都不正常。
田花花稍一琢磨就明白了,这几个怕是来相看自家女儿的。兰玉洁回来后去了街上几次,难免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家里有适婚年龄的孩子便借口吃饭来相看。
要是以前,田花花一定会感到骄傲得意,定要从中选个最好的。但现在,田花花的心情却大不一样,玉洁给她看过周扬的照片了,大概给她说了周扬的情况,田花花对周扬是一百个满意,这时就不免拿这几个小伙子和周扬比较,比来比去,就觉得不说经济条件,外表长相上这几位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和自己的女儿一点都不配。尤其是听女儿说已经在县城订了十几套门面房,老两口以后光凭收租金也能过得富富裕裕了,田花花立刻自觉地把自己划入有钱人行列,眼里自然看不上这些乡里人了。即使这些人里有几个看着像是干部模样,但那又能怎么样,自己的女儿可是金凤凰,不是乡下的花花草草能比的。
普通人的心态皆是如此,贫穷的时候,总是向往有钱人的生活;当自己成为有钱人后,便立刻与穷人划清界限。田花花只是个非常普通的乡下妇女,她有这种心态的变化很正常。
来吃饭的客人陆陆续续地来了又走了,没人提起说亲的事,相看嘛,看中了后才找媒人提亲。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赶圩的人散了,喧闹的街道安静了下来,玉洁一家也终于闲了下来,开始吃不知是该算午饭还是晚饭的一顿饭。这时,门帘一掀进来三个人,都是二十多岁。三个人的打扮一模一样:黑西服,黑墨镜,一样的面无表情。
“这还不叫人吃饭啦!”田花花不想做这几个人的生意,站起来正要推辞,等见到这三个人的打扮,心不由地一虚,心说“咋看着像电视里的坏人呢?”她本来想说“不营业了,你们去别处吃吧”,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一时竟呆住了,怔怔地看着三人。
三个黑衣人扫视了一遍屋里的人,忽然齐齐走到离兰玉洁三步远的距离,停下,齐齐鞠躬,异口同声地说:“见过兰总!”
兰玉洁不认识这三个人,听到对方的称呼后心里有所猜测,但还是问道:“你们是——”
其中一位黑衣人回答:“报告兰总,李总派我们来听您的吩咐。”
兰玉洁点点头,这事李涛打电话说过。三个黑衣人拜见过兰玉洁,往兰玉洁身后一站承担起了保镖的职责。
田花花和兰庆福之前已经见过了老k和猴子的表现,所以,对三个黑衣人的做派也不惊奇,只是被人看着吃饭有点别扭。小斌兴奋的脸色通红,吃一口饭,看一眼黑衣人,又看看姐姐,一脸的自豪得意。
傍晚的时候,派出所所长梁育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