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小慶幸! txt-水晶球裡的我們

小慶幸!
小說推薦小慶幸!小庆幸!
吃完早餐后他们一行人就前往了美术馆,艺术展进行的很顺利。
“淡然,你看这副画怎么样?”温恒凑了上去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番。
“嗯,不错呀!这应该是大海吧,画的好抽象。”
“确实,我觉得这是黄昏时的大海,你看画上还有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呢!”
柳淡然顺着温恒的指尖看了一眼画,在岩石上坐着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女孩的手像天上指了指,柳淡然仿佛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星辰大海。
她笑了笑,从笔尖涌来了一股酸酸的感觉,她用余光看了一眼张景,张景离她不远,只要她跨一步就能够触碰到他。
“淡然,你怎么了?”温恒轻轻的拍了拍她,这才把柳淡然回忆中拉了回来。
“我,我没事,就是觉得这副画画的太好了。”柳淡然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笑着挽着温恒的手离开了这副画。
很快他们就看完了所有的展品,在出口处有一个小的纪念品区,柳淡然本来是不想买的,但无奈温恒强拉着她进来。
但不来不知道,这里的纪念品竟然有一个和那幅画一样的水晶球,柳淡然拿了两个不一样颜色的水晶球,她的是橙红色的张景的则是深蓝色的。
为此她还特别的挑了一个富有心意的礼物袋,临走时她再次检查了一番,紧接着和温恒一起离开的,但路上柳淡然的思绪却一直没有离开那颗水晶球。
她时不时的看看张景,时不时的又看看水晶球,总是担心被少年看出她的别有用意。
那一天时间过得很快,还没有等柳淡然反应过来天就已经黑了,在张景回房间前柳淡然悄悄的走了过来,假装满不在意的把那份礼物递了过去。
“本来是想送给别人的,但想着别人可能不需要所以就给你吧!”说完柳淡然就飞奔回了房间。
只剩下张景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他轻轻的扒开了礼物袋,里面是一个精心被包裹起来的圆球,但外面的包装纸却挡住了球的样子。
张景笑了笑拎着礼物也回了房间,睡前张景拿起了礼物,把包装纸慢慢的打开,呈现出来的是一颗闪烁着蓝光的水晶球,深蓝的天空上面还有这发着亮光的星星。
张景仔细的看了看水晶球,在岩石上看到了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他微微的笑了笑,仿佛看透了柳淡然的小心思。
这时他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是柳淡然发来的。
柳淡然:怎么样,这个礼物喜欢吧!
张景迟疑了一下问道:喜欢?这不是你打算送给别人的礼物吗?怎么问我喜不喜欢?
柳淡然:不,不是,我是想说我挑的这个礼物是不是很好,毕竟我选的礼物不管是男女老少都会喜欢到爱不释手!
张景:喜欢。
看到张景这么回复了柳淡然悬着的心才渐渐的放了下来,她兴奋的笑了笑,内心止不住的激动。
也许这就是暗恋吧,既希望对方喜欢,但却又不敢让对方知道。
晚上柳淡然睡得很沉,她梦见了自己和张景的未来,她坐在岩石上,张景对她表白了。
当柳淡然第二天醒来时之间自己的枕头湿了一大片,她轻轻的揉了揉眼镜,在眼角她还能清楚的感受到几滴未落下的泪。
“我这是怎么了?”柳淡然轻轻的拍了拍脑袋,企图想起昨晚的那个梦,但她却怎么样记不住。
这时一声清脆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淡然,你起来了吗?”
林家成 小說
是温恒,“我起来了!”说着柳淡然急忙跑到了门口,把房门打开。
温恒站在门口笑着问道:“苒苒,我们今天几点出发?”
柳淡然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七点半了,“八点半吧!我昨晚想了一下,我们要不去梧桐街吧!那里很适合拍照呢!”
“行,那八点半见。”说完温恒就离开了,柳淡然看了一眼窗外,阳光不大,天气还是挺好的。
于是柳淡然发了一个消息给张景,接着急忙开始洗漱,毕竟今天可要拍照。
没过半个小时柳淡然就准备好了,因为要拍照于是她换上了一件白色长裙,看起来十分温柔,脖子上的珍珠项链衬得她俏皮又灵动。
一到大厅柳淡然就看见了温恒和张景,他们朝柳淡然挥了挥手。
“梧桐街虽然秋天最美,但这夏天也很不错!”柳淡然一路上都在为温恒和张景介绍。
一到梧桐街柳淡然就兴奋的从出租车上跳了下来,微风轻轻的吹过,留下一股淡淡的清香。
柳淡然拉着温恒左拍拍右走走,而张景也就自然而然变成他们两人的摄影师了,但最终的成片却让柳淡然意想不到。
吃午餐时柳淡然十分好奇的看了看张景的手机,结果下一妙她愣住了,这张景怎么连拍照都这么好!
她不可置信的问道,“张景,这照片你怎么拍的这么好?”
“天生就会”张景随口回了一句。
“天生……就会?”柳淡然难以置信的再次翻了翻照片,但好像又确实是这么回事。她随手发了一个朋友圈,就和温恒点餐去了。
在上海玩的这几天三人都觉得很快乐,时间也过的很快,六一节很快就到了,而距离开学椰汁剩一天了,“我看看,我们的飞机是今天下午三点。”
柳淡然边收拾行李边说到,“现在也不早了,我们收拾完行李就在外滩玩一会儿吃个午饭吧!”
“也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待会儿十点半我们还是在大厅集合。”说完温恒就挂断了电话,她看了看手表,才九点半,于是她穿上了鞋子跑到了柳淡然门口,敲了敲门。
“淡然,你现在有空吗?”
随即房门便被打开了,“有啊,怎么了?”
“我想着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就想和你聊聊天。”温恒笑嘻嘻地问道,“行吗?”
柳淡然思考了一番还是同意了,“进来吧。”
说着温恒就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她好奇的问道,“淡然,学校的六一表演你要表演什么节目呀?”
“我是主持人,所以不参加表演,你呢?”
“我?我要表演芭蕾!”温恒兴致勃勃的说到,“这个表演我可是练了很久的呢!”
“是吗,那我很期待你的表演呢!”
“对了,淡然,你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柳淡然愣了愣,抿了抿唇,说到“没有。”
温恒却笑了笑,神秘兮兮的说到,“可我知道有一个人很喜欢你哦!”
“谁呀?”
温恒忽然停住了,她看了看柳淡然笑了笑,“那就要淡然你自己去猜啦!”说着温恒就离开了。
柳淡然站在原地站了很久,会是他吗?不可能,他怎么会呢!柳淡然笑了笑,转过了身,但她却没发现自己的眼睛落下了一滴泪水。
临走前她再次检查了一番,确认无误后便推着行李箱离开了。
当电梯门准备关上时突然一个熟悉的人走了进来,柳淡然悄悄的带上了墨镜,试图影藏自己微红的眼睛。
“苒苒,要我帮你拿吗?”
“不用,张景我……”但剩下的话柳淡然却迟迟不肯说出口,但用力的抓了抓衣服,还是把话憋了回去。
“怎么了?”
“没事!”柳淡然朝张景笑了笑,随着电梯的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