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能看到生命值-第663章 變臉速度之快分享

我能看到生命值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生命值我能看到生命值
陆晨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跟在了戴万松的身后。
年轻医生微微有些错愕,但没多说什么,仍旧在前面带路。
“这是去CCU的方向?”
走出示教室,陆晨发现年轻医生是朝着CCU方向走去。
果然,绕几个弯以后,三人在CCU的医务通道门口停下了。
年轻医生刷了卡。
三人依次进入。
戴万松和年轻医生都穿上了自己的洞洞鞋。
假婚真爱
“陆晨,你套个鞋套吧。”
“好。”
陆晨点了点头,在一旁的杂物柜中拿了一双鞋套,然后跟在戴万松的身后,来到了CCU病房中。
这一次,不是去导管室,而是来到了病床旁。
……
还没走近,陆晨便看到了病床旁忙碌的医生和护士,以及监护仪滴滴答答的报警声。
“气管插管!”
“冰袋脑保护!”
“再多开几个静脉通路!”
“……”
病床上的患者,情况很不乐观。
在陆晨眼中,患者生命值只有35(—)!
并且生命值下降的趋势很快,达到了1.26/min。
“院长,你来。”
主持抢救是一个中年医生,看到戴万松前来,他微微点头致意。
“什么情况?”戴万松紧紧皱眉,盯着病床上的患者。
中年医生迅速道:“这个患者原计划三天后做的TAVR手术,刚刚突发急性心衰、心源性休克,血压刚刚只有70/40mmHg,整个人意识丧失,状态很不好!”
戴万松闻言,
上前查看患者情况。
患者已经进行了支气管插管、中心静脉置管,经过医护的积极抢救,应用了大量的血管活性药物以后,血压终于稳定了下来。
“把病历拿过来。”戴万松道。
年轻医生迅速跑到医生办公室,将患者所有的资料全部拿了过来。
戴万松稍稍看了一眼,便递给了一旁的陆晨。
CCU的其他医生,这时候才注意到了陆晨这个陌生的面孔。
陆晨也不在意外人的看法,拿起病历夹,开始比较查看患者病情。
他隐隐察觉出,戴万松让他跟过来的原因。
……
上古大神住我家
患者,男性,今年86岁。
以“反复心悸6年余,胸痛伴气促1月余”入院。
患者在6年前无明显原因出现心悸,当地医院诊断“冠心病”,未予规范治疗。
1月余前出现胸痛、心悸、气促,伴夜间阵发性呼吸困难,当地医院住院期间出现突发胸痛、呼吸困难、意识丧失。
诊断“急性左心衰、主动脉瓣钙化性狭窄(重度)并关闭不全(轻度)、肺部感染、应激性溃疡”。
给予抗板,调脂,抗感染,抗心衰处理后气促好转,后转至魔都中心医院。
……
陆晨翻看到了患者的心脏超声报告单。
“LVEF:28%;二叶式主动瓣叶增厚、钙化、开放受限,Vmax=4.24m/s,PG=72mmHg,MG=49mmHg,AVA=0.3cm2。”
正常人的心脏射血分数要在50%以上,但是这个患者只有28%,心肌收缩力严重受损!
“陆晨,你怎么看?”戴万松看向陆晨。
这让周围的医生都很诧异。
全能透視 尋北儀
戴院长居然询问这个小医生的意见?
众人看着陆晨,都觉得面生。
这是哪里来的学生吗?
陆晨稍稍思索了一番,没有太多的废话,直接道:“今晚行急诊TAVR手术,还有可能把患者救回来,再拖下去,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了。”
其他医生听到这话,均是有些心惊。
这个小医生,话说得如此斩钉截铁?!
主持抢救的中年医生,看向刚才引路的年轻医生,小声询问道:“这个年轻人是谁啊?”
年轻医生缓缓道:“戴院长从TAVR学习班带出来的,应该是这一批的学员。”
TAVR学习班的成员?
中年医生眉头深锁,想不通戴万松院长把陆晨带过来的意思。
此时,戴万松听到了陆晨的话,微微颔首:“不错,和我想的一样。”
随后,他转头看向一旁的中年医生,“华远,你去和家属沟通急诊TAVR手术的事情。其他人都来办公室,我们先讨论一下。”
“好。”华远点了点头,也不墨迹,在第一时间就去CCU医患沟通室。
其他医生,除了照看患者,都放下了手中的活儿,来到了医生办公室。
……
陆晨这还是第一次来到魔都中心医院的CCU办公室。
镇世武神 剑苍云
一世婚宠:总裁娇妻太撩人 桃灼灼
办公室整体的布局,和魔都一院差不多。
众人一一落座。
戴万松便开始率先发言。
“患者突发急性左心衰、心源性休克,目前生命体征暂时稳定,但是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我们准备急诊做TAVR手术。”
“现在我们讨论的是,手术的风险,以及术后的注意事项。”
话音刚落,众人窃窃私语。
一个年龄颇大的医生,站起身,缓缓道:“戴院长,您是TAVR这方面的专家,我知道您迫切的想要给患者做手术。但是患者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我怕下不了手术台啊。”
“那你的意思,是不做?”戴万松看向这个老医生,“就这样等着?看天意?”
“这……”老医生顿了顿,“手术风险太大了,而且说实在了,这个手术在华夏才刚开始开展,我们的经验可能不太够啊。”
“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戴万松紧紧盯着老医生,“放心,这个手术不会让你上的。”
随后,戴万松不在理会老医生,而是看向了在场其他的医生。
“谁还有其它的意见?”
半晌,一个年轻偏小的医生举了手。
“直接说,不用举手。”戴万松沉声道。
“噢。”年轻小医生连忙站起身,“患者都病因应该就是主动脉瓣重度狭窄,所致的心源性休克,如果我们不解决病因,患者的生命体征肯定维持不住。”
“只要撤掉升压药,血压肯定会垮掉。”
“所以TAVR手术肯定要做!但是风险极高,我们在术前,要让患者家属签好知情同意书,或者说是生死状。否则,这个患者动不了!”
年轻小医生说了很多,嘴巴都有些说干了。
戴万松微微点头,“还是年轻人有冲劲儿!”
不过,他随即眉头一皱,“但是你说的这些,除了做手术这句,其他都是废话!我刚才问的是什么?手术的风险、注意事项和术后的护理!你说的都是什么废话?”
年轻小医生面色尴尬,立刻低下了头。
这时候,陆晨终于开口了。
“戴院长,我说两句?”
戴万松听到陆晨这话,阴沉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嗯,你说吧。”
众人眼皮一跳。
戴院长这变脸速度,还真的是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