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師傅說我天生吃陰飯 愛下-320:雷祖五令煉獄真火陣熱推

師傅說我天生吃陰飯
小說推薦師傅說我天生吃陰飯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
路过禾西和固原几人身边的时候我没有停留,和他们也没什么需要交代的,人情这块不好还。
见我直接略过了他们,禾西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被他莫名其妙拉了一下,我布子一顿回头看他然后又低头看向了他抓着我的手臂。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居然在禾西师兄的手上看见了一个若隐若现有点类似于胎记的东西。
我忍不住微眯着眼睛想要仔细看清楚那是啥,可再眨眼看去的时候禾西师兄的手腕处光洁一片。
见我盯着他的手腕,禾西以为我在意的是男女授受不亲,快速的抽回了手:“辰土师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拉你的。”
我收回了目光:“没事,怎么了,禾西师兄?”
禾西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半转着身子看向了固原:“固原师弟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一听是固原师兄,我很礼貌的朝着固原师兄抬手行道礼:“固原师兄有什么话需要交代的,请说。”
曲无恙将固原师兄往我面前一推:“说啊,师兄,大胆的说出那三个字!”
我眉头一挑,心里咯噔了一下,什么三个字?
固原的态度却很傲慢,抬着下巴,眼神往下半瞥我:“对不起。”语速很快声音很小。
“什么?”我故意装作没听清的样子。
固原将脑袋低了下来身子往我前面一倾:“对不起,对不起,听清楚了吗?”
很清晰的两声。
我识趣的点头:“既然固原师兄诚心道歉,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诸位师兄早些休息。”
我朝着几人行了礼扭身进了铺子。
师傅三个甩手掌柜还在聊天,见我来了都是停了话。
师傅坐在前台声音不急不缓:“早些休息。”
我朝着三人行礼:“师傅,邓先生,郭老你们也早些休息。”
邓先生和郭老朝我点头,然后又开始各自说着各自的事情,人到一定年龄说,就喜欢聊天。
难为于清师兄他们人都走了还得躺地上听他们讲话。
上了二楼进了房间,我什么也没做,躺在床上就闭眼开始休息,如果这会儿不抓紧睡觉,等下时间到了就没空了。
布阵的时间我已经想好了,我要我要借着东方阳气初升的蓄势布阵!
所谓的东方阳气初升就是从天边泛起鱼白开始的那段时间,叫阳气初升!
随着阳气初升再到阳气鼎盛至消亡,这段时间做出来的法阵会不断的吸收太阳真君所照射出来的阳光!法阵的威力不仅会持续很久,阳气也会逐渐往上叠长!
所以这个时间段布的法阵会比随便选的时间更加的合适。
魔兽 剑 圣 异 界 纵横
而最佳的布阵时间就是鱼白至太阳高升之时!
想着我放空了脑袋,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到凌晨五点钟了。
起身收拾了一下,特地洗了澡然后净身静心后又换了一件干净全新的休闲装,这才朝着一楼去。
这个点开始准备,等下正好赶上时间。
出了门往一楼去,还没进前我就听到几声细小的说话声。
“于清师兄真可怜。”是元生师兄的说话声。
“三魂七魄被鬼差带走了,随性还有阴寿,到时候让师妹帮个忙,我们和于清做个道别。”上青玄也放低了一声。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楼梯口,就见师傅,上青玄兰元生和浮尘师兄在客厅里翻东西。
看见我来了,四个人都是毫不奇怪的跟我打招呼。
“师妹。”浮尘师兄喊了我一嗓子。
我昂了一声,从二楼走下来疑惑道:“师傅,你们在干嘛呢?这么早?”
元生师兄打了个哈欠,将手里装着朱砂的罐子拿了起来:“师伯说你今天早上肯定会早起布阵,所以把我们叫起来给你帮忙。”
我有些暖心的看向了师傅,我没跟他说我要布阵,他是怎么知道的?
师傅手里抱着一捆黄布,见我投去疑惑的目光,有些自豪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为师很聪明?”
我看着他不自觉的就笑出了声:“聪明,师傅太聪明了!”
元生师兄抱着一堆的黄符纸和粉符纸跑到了我面前:“师妹,画符吗?我给你裁纸。”
“好。”看着元生师兄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我拍了他一下:“谢谢师兄。”
兰元生憨憨一笑,趴在前台就开始裁纸。
青玄师兄随手拿了招魂幡:“布什么阵,师妹,你就说,我们来动手就行了。”
师傅也坐在了前台,提着朱砂笔开始画符,今天画的是绿符纸,看家的本事掏了八分出来了。
我点头将依次需要的东西说了一遍,浮尘师兄和青玄师兄就开始翻箱倒柜给我找东西,也就花了十来分钟东西就全部扔到了铺子外面。
我需要画雷祖五令炼狱神符咒,这符咒用的是雷神大帝的头,炼狱真火的身,而且符咒画起来需要一定程度的身形脚稳,否则很有可能持不住符就废了。
找了一件超大的狼毫笔,我又翻了一个大桶出来,将朱砂混着血搅拌好,目测了一下够不够用我这才冲着青玄师兄道:“需要梯子,再来两桶。”
我要将火瓦巷四周的墙上全部都画上雷祖五令炼狱神符咒,而且不能拉下任何一个地方,画符的过程中不能有中断,不能吐浊气。
“好!”青玄师兄点着头,扭身就去翻了梯子:“放外面?”
“对,放外面。”
我还没到那种一个起跳就能跳四五米高的能力,我又不是神,自然需要用梯子。
将梯子放好,青玄师兄提来了两个大桶:“等下你只管画,我给你添,绝对不让你没墨水!”
嫡宠傻妃 岚仙
我点头:“好,谢谢师兄。”
浮尘师兄将五令大旗一个一个扛了出来:“师妹,旗插哪儿啊?”
我朝着四周看了一圈:“金木水火土五行方位,旗面朝阳,杆朝底下三尺!”
五行方位对应的方向是西、东、北、南、中。
西方金,东方木,北方水,南方火,中央土。
这五行相生相克,瞬息万变的维持着五方平衡。
而五令旗插在这五行方位是为了平衡火瓦巷里的气息,旗面朝阳则是面向南吸收阳气,五令旗吸收阳气自然压阴气,胡杨和狐七爷他们的阴邪妖气就算是进来也会被阳气压一层,我们的胜算也会多一重。
至于下三尺,是因为老话说的好: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下三尺自然有其他的神明压杆。
“好!”浮尘师兄拿着罗盘,拨动着罗盘指针就开始量气。
我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了,提着朱砂桶拿着超大的狼毫笔就往外面大门走。
今天这右户右夜不用黄纸,我要直接焊死在门上!免得那些狐狸又扒拉我黄纸。
狼毫笔沾着朱砂在左右写上了右户右夜,确定没有没问题后,我才提着桶往一边的墙头下去。
等浮尘师兄将五令旗全部插好,我才感觉到周围的气场一下子开始流转起来了。
这是五方在平衡阴阳气了。
又等了大约十分钟,气场开始稳定下来我才向青玄师兄那边去。
上青玄已经搬好了梯子,朝着我示意:“好了,我扶着梯子,师妹你安心画符,千万不要分心!”
我点头,踩着梯子就上了墙。
看着洁白的墙壁,吸了好大一口浊气,我才睁开双眼,随着瞳孔猛地收缩了,我手里的狼毫笔对着墙壁开始画符,同时嘴中不断念道:“飞腾半空骑麒麟,谨请南方火门开,统摄五百大雷神,五方童儿送火来,火大郎火二郎,鬼怪被逐无躲处,顿时放出三味火,妖魔鬼怪也难行,五方童儿送火忙,全教收来亿万精,先借南方丙丁火,再借雷火十三方…”
这是雷祖咒和炼狱真火咒的融合。
随着脑袋的放空,我不断的画着雷祖五令炼狱真火咒,我的手和嘴就像不受控制一样,越念越快,手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我甚至能感受到随着符咒的画下,我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沸腾了!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移动的,反正等到我四周墙壁画完的时候,天边的鱼白色已经开始慢慢消失了。我大桶里的朱砂也没有了,就连狼毫笔的笔头都没剩下多少的毛了。
“全教收来亿万精,雷神大帝急急如律令!收!”
最后一笔落下,我身子一软,直接从梯子上滑了下来。
额头背上手上全是冷汗!
全身的力气在一瞬间被抽空了!
神圣铸剑师
“师妹!”
上青玄一把将我扶起来,赶紧带我往巷子里面去。
“师妹。”浮尘师兄就在巷子里,见青玄师兄将我扶进来快步把我抱起来往铺子里面送。
这么多雷祖五令炼狱真火咒能一次画完已经超出我的体力极限了。
xiao少爷 小说
最奇怪的是,我画到最后面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符咒马上交缠了,我真的有点不想停下来!那种感觉太奇妙了。
元生师兄在裁纸,见浮尘师兄将我抱进来,赶紧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给我倒水。
师傅在画绿符,不能被扰气,我嘘了一声接过了元生师兄递过来的水,喝了两口才开始打坐入定。
等到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邓先生和郭老也醒了,站在客厅里,看见外面有五令大旗就抬脚往外走。
“我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见符可以这样画!”邓先生激动的摸着自己的胡子。
我笑了,之前尝试过很多次,今天就实现了。
郭老也是忍不住的一个劲儿的鼓掌,还不忘回头看师傅:“辰师侄啊,你徒弟可比你当年厉害呀,你当年画的那个七煞驱邪八卦咒威力可比这个雷祖五令炼狱真火咒小多了。”
什么?七煞驱邪八卦咒?师傅当年和我一样,喜欢拼咒拼阵?
师傅的符也画的差不多了,收了最后一笔,吐了浊气朝着郭老道:“不然怎么能是师徒俩,她现在玩的可是当年我玩剩下的。”
我翻了个白眼:“师傅,郭老说了我的威力比你强。”
“我是你师傅。”他说的理直气壮,让我无法反驳。
放下了手里的狼毫笔,师傅将所有的符咒都收好。
我喘了一口气,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是,您是我师傅,您说啥就是啥,反正说到最后也是我的强。”
“啧。”师傅砸吧了一下嘴:“邓先生和郭老还在呢。”
言下之意就是:给我个面子。
我嘿嘿笑了一声:“是是是,你厉害。”
邓先生笑眯眯的看着我:“丫头,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拜我为师?正好我也缺个徒弟,我这一身的风水术至今送不出去呢!”
郭老也跟着感伤的叹气:“虽然我的道行不高,但是大家都抢徒弟,我也想抢个徒弟。”
我好笑的看着他们,没说话,我这辈子有一个师傅就够了。
翻身进了柜台,打开了柜子,将里面的朱砂又给翻了出来:“我也很想认师傅,但是师傅不同意啊,要不邓先生郭老您二位问问我师傅同不同意?”
这种问题最好是抛出去给别人回答。
师傅见我提桶,本来是想问我是不是要继续画符,可被我一个问题抛过去,愣是把话又给憋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