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修真從穿越三年開始 txt-第五百四十一章 終至中洲鑒賞

修真從穿越三年開始
小說推薦修真從穿越三年開始修真从穿越三年开始
轰隆隆!
天地之间,巨大的余波轰鸣冲击席卷,朝着四面八方冲击四溢震荡!
张清元的身影从高空之中落下,
清玄之气缭绕,
划分虚天,
周遭的风暴冲击都是自动排斥开来。
直若是降世的仙神!
没有多少刻意流露气机,在这一瞬都是成为了天上地下一切视野的中心, 令得天幕都是低垂下来。
空气之中,带着一种无形的沉重。
“如何?张某可有这进入天门的资格?”
淡然的声音传开,张清元的目光望向场中的另一个中年锦衣模样的天人。
四周一片寂静,
无数的目光汇聚,
“哈哈!”
“道友实力强横,外界八洲之地怕已是少有人能敌,这等天资,又怎么可能没有资格进入天门?”
中年锦衣男子朗笑一声, 朝着张清元功守道地道。
迷失在世界尽头
“雷应子道友莽撞出手, 还请道友不要见怪!”
“这边请!”
气氛立时间为之一松。
而此同时,在张清元展现出了极为强悍的实力,以及极大的潜力之后,中年锦衣男子不复先前置身事外的冷然,话语之间带着极大的热情,亲自在前方,给张清元引路。
显然,
黑色豪門:對抗花心上司 拓拔瑞瑞
张清元的表现,打动了对方,让对方产生了结交的心思。
对此,
张清元也并没有冷冰冰地拒人千里之外。
毕竟出手针对自己的,不过是那白发天人罢了,对方身为事外之人,也没有下场。
而从中年锦衣修士的口中,
张清元也是知道了这一场刁难的源头。
原来那白发天人是出自中洲的一个叫做万雷山的宗门, 不久之前,他在万雷山的一个看重的后辈通过了前门前往云洲,结果死在了千云山。
这不由得让张清元恍然想起,
似乎在百年前,自家那便宜弟子岳文贺从一处遗迹当中获得了三枚仙石,引来了敌人的觊觎,上门偷袭,结果直接被小火连带着千云山下的傀儡一波带走。
当时小火也只知道,那万化之境的敌人来自外洲。
没有想到竟是来自中洲之地,
而且还和天门的守门人有关!
结果导致了自己此番被人所刁难,
对此,
张清元也不由得在心中感叹,事情竟是如此的巧合。
不过,
伴随着他强大实力的展露,这点波折,其实也并没有多少的影响。
实力,是他最为强大的底气!
中年锦衣的天人修士没有拖延,在和张清元交谈一番,并且相互留下了交流方式之后,便是给张清元打开了天门。
在天门的所有修士们无言的目光当中,
船队轰地一声驶入了那一闪巨大的光门!
在进入光门的那一刻,张清元最后回首望了身后一眼,万般的感触, 终究深藏在了心底深处。
中洲,
我来了!
…….
轰!!!
当飞船闯过天门光幕的一瞬间,立时间是进入了一个流光溢彩的通道,难以想象的绚丽光芒在通道之中流淌!
“嗯?”
飞舟上的张清元凝目,眼中泛起淡淡的白光,似乎想要看穿通道当中流光溢彩的本质。
但这些通道壁障,似乎笼罩上了一层不可测度的神秘,根本无从感知!
“有趣……”
张清元低声呢喃。
这通道,
似乎是一条隧道桥梁!
沟通两地,
他忽然想起,整个苍蓝界,大洲和大洲之间,并非是整体。
玉洲和青洲,云洲之间由于多年前的大战所形成的裂缝界限就不用多说了,那是天人级数强者才有可能安然跨过的界海区域!
但其它诸如九洲大地洲和大洲之间的边界线,也绝非是一片坦途!
据他所知,
就算是在九洲大地上,每个大洲之间也都是存在着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那分界线当中,要么是漫长的灵气贫乏,混沌风暴宣泄充斥的死亡之地,要么就是无法飞跃的混沌界海,混沌深渊!
这其中的界限,即便是洞真境的修士,也非得花费大功夫,花费大量的时间方能度过不可。
“大洲之间被隔离开来,这是自然形成,还是有什么上古大能出手划分?”
张清元脑海当中,忽然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除此之外,
他还记起一件事,
那就是大洲和大洲之间的空间稳固程度,似乎也有所区别。
玉洲和云洲两个大洲的空间差别不大,后者稳固一些,但也没有太过的明显。
但青洲和两洲之间的空间稳固程度相差就大了!
这似乎也体现在了力量上限的容纳程度上!
玉洲和云洲都是容纳了一两尊的天阶万化,而青洲则是直接将力量拔升到了天人的层次!
“同处于苍蓝界,为何会有这样的区别?”
昔年的经历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张清元内心之中不由得产生了疑惑。
就在张清元心中思索之际,
轰!
整艘飞船一阵剧烈晃动,
周遭那空间通道,似乎在这一刻剧烈晃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
张清元面色微变,出声向一旁的逸安道尊询问。
“没事,这是正常……”
逸安道尊原本刚想说不用担心,这一条通道他走了不知多少次,这是正常的混沌空间风暴冲击所产生的动荡。
就在这一瞬,
轰!
一条上百丈的狰狞触手,忽然自通道外贯穿而来,裹挟着强悍的力量插着飞船横扫而过!
恐怖的力量,破灭虚空,掀起撕裂一切的狂暴冲击!
其中所蕴含的神威,只是席卷而来的气息,便是令得飞船剧烈震动,船上淡白色的防护光幕接连如玻璃般碎裂!
“不好!!!”
逸安道尊骇然瞪大了眼睛,骤然发生的意外变故,让他甚至还未能反应过来。
通道被莫名的生物入侵,
恐怖无边的混沌风暴立时间如同海啸般涌入!
霎时间,
这一段的通道立时间剧烈晃动,
飞船直若是风暴海啸当中的一叶扁舟,奔腾起伏,仿佛下一刻就要被冲击掀翻!
而前方未知生物的触手也一并降临,
眨眼间的功夫,
便已是陷入了生死存亡的危机!
不过,
就在这一瞬,
张清元出手了!
铮!
虚天之间,映泛起黑色的涟漪,虚虚渺渺的剑光骤然绽裂空间,顷刻间横扫而过!
不知何时,张清元掌中已然是出现了一柄金色的长剑,剑刃之上,闪烁着黑色的恐怖的混沌大道力量,斩出了贯穿万丈虚天的一剑!
剑光悄无声息划过,
那横扫在前方的狰狞触手,瞬间裂开,被斩成了十八块,绿色的粘稠血液喷洒而出,似乎带着某种扭曲与不祥的的幽光,在剧烈震动的混沌风暴当中,被风暴席卷,陷入空洞之中消失不见!
同时,
混沌大道贯穿寰宇,强横的法力如海啸般覆盖,笼罩了整一支船队。
抵挡外界恐怖的混沌风暴的冲击!
飞船当即加速,
急速前进,
那被破开的空间通道迅速后退,
身后隐约传来了尖锐的怒吼,似乎是那未知的生物在咆哮。
不过张清元并没有回去查探一番的心思,
灵觉告诉他,
若是在这通道当中“坠落”,失落在那无边的混沌当中,将会很麻烦!
先前那从通道豁口涌入的混沌风暴,张清元感知到了一些熟悉的气息,
那种感觉,
就像是出现在了天外天,面临着那无尽的混沌海的感受!
张清元回头,
深深地看了远去消失的缺口一眼,
将内心的某种猜测压在了心底深处。
“多谢道友出手相助,这一次若不是道友在,不说这十船的物资,怕即便是在下的性命,也得交代在这里了!”
直到船队远离,飞船平稳下来。
将心神稳下来的逸安道尊,向张清元道谢地道,面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心悸。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就不知那触手的生物是什么,这一条通道,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在下也不清楚,说起来,这等变故,还是我第一次遇到过,不过根据镇守天门的那些存在们的修士们传来的消息,这些年来,通道的变故也变得越加频繁剧烈了,而且那些人警告,最好不要陷入通道之外,传闻说,一旦脱离通道,落入外界,即便是天人也都生存渺茫!”
逸安道尊的面色有些苍白,显然还未从先前的变故当中恢复过来。
张清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时间飞逝,
三天时间过后,
船队在空间通道之中穿梭,终于是来到了通道的尽头。
风萧萧兮 小说
在那尽头之处,
是一处巨大的空间漩涡,映泛着淡淡的白色光幕。
所有人在看到那空间漩涡的时候,皆是松了一口气。
没有丝毫的犹豫,
船队一头扎入了空间漩涡之内,
轰!
霎时间,
进入到了一片新的天地!
嗡!
天亮了!
刹那间,
似乎有无边瑞气自九天之外降临,天河般倾泻灌注而来,涌入张清元的身体,让他产生了一种蜕变升华的感受!
周遭虚空剧烈震动,光波涟漪化作潮汐震荡席卷。
而飞船上的所有修士,刚松了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就看到了如此这般盛大的景象,皆是呆呆地望着这一切,面上神色惊诧骇然!
“这是!!!”
张清元瞳孔一缩,
刹那之间,
他仿佛产生了一种龙入大海,海阔天空的感受!
如果说一个大洲就是一间房子的话,在玉洲时候,他已经是快要达到了顶,狭窄的房屋成为了束缚他的囚笼。
那么现在,
当他步入中洲大地的那一瞬间,那束缚在周遭的囚笼就都尽数消失不见了!
顶上高空,再无前路!
同时,
他明显感觉得到,
自身的一身法力,在这一刻也是活跃起来!
伴随着漫天的瑞气降临涌入,体内的法力,像是接受了一种天地的洗礼,变得更加的凝实强大!
没有多少的犹豫,
张清元直接盘坐在虚空,吸收着这天地的馈赠,用以提升自身的实力!
在这过程当中,
恐怖的气息逸散,
引得虚空之间皆是发出了胆战心惊的波动!
“看样子是来新人了,不过那船上的是谁?竟然引发这样的天地异象,这天地瑞气怕不是有三千里之长了吧!”
天门出口之处,有叼着烟枪的老者望着着天幕上重重异象,惊吸了一口凉气,开口地道。
但凡自外洲进入中洲的修士,都会受到中洲天地灵机的洗礼,引发出一些异象来。
可即便是万化之境的存在,那天地灵机的灌注所产生的异象也不过是方圆一两里罢了,而且还是其中优秀者!
但如今的这般场面,是怎么回事?
三千里紫气升腾,
是有什么绝世大能级数的人物降临了吗?
老者呆呆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嘴边的烟斗都是忘记抽了。
“那个入口,是连接云洲那等偏僻大洲的方向吧,我记得数百年前,也有人从门外跨越而来,一进入中洲便是引起了紫气浩荡三千里奔腾而来的景象,据说那是一个先天圣体到来所引发的景象,最终惊动了北原圣地,直接被收入了门中,成为了北原圣地的圣子!”
“天骄妖孽辈出,看来下一个大世已经是到了!”
“是啊,血魔王,先天圣体,炎帝,日月轮转王,天女……这些都是在这段时间之内崛起的新一代辈出的绝世天才妖孽,短短千百年的修行,就已经是达到了许多上古巨头万年才能够完成的积累!”
“今日,修真界又要进来一条过江猛龙了!”
天门出口四周,不少人议论纷纷。
而此同时,
飞船上的逸安道尊,望向船头上的目光,也是充满了艳羡。
哪个修士在年少时期,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破境成仙,走到那修行道路上的终点?
但可惜的是,
在真正步入修真道途之后才发现,更多的人,只是那茫茫人海当中不起眼的一个,是小说当中那站在人前光芒万丈的主角身后的诸多没有名字的背景板当中的一个。
人世如潮人如水,更多的只会是一生默默无闻,埋没于人群当中再也掀不起半点的波浪。
及至今日,逸安道尊早已是认清了自己,自己这是没有机会再攀登更高的山峰了。
但眼前之人,
他日很有可能成为最终成仙路上的竞逐者,能够在漫长的修真历史上留下经久不灭的传说的绝世人物!
对此自身,
如何让逸安道心内心不泛起诸多的羡慕。